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没有道理继续无理混闹改变家里的和睦气氛

2017-08-15 20:02

张炜心还很烦躁,真想继续找茬和妻子多高声说几句,但是,丽霞已经低眉顺眼给他和父母孩子的饭桌前端饭碗摆筷子,他实在,就沉默着吃完了一顿饭。摊着这么个你想打火也打不着的绵性子婆娘,张炜真拿她没有办法。
丽霞其实绝对不是个榆木疙瘩,她心里明镜似的清楚丈夫虽然在外地去跑了一个圈子回来了,但是心思还是在那个已经在全县名气不小了的
 
甜妹子身上呢,她还想忍气吞声逆来顺受感动丈夫,想使他回心转意把心思收回家里来呢。她也曾偷着远远观察丈夫的踪迹,见他去图书馆
 
和文化局楼下的甜妹子公司那里转过好几回了,终于没有进去见那个田美去。她清楚丈夫正在思想上自己和自己作斗争呢,害怕稍有不慎,
 
就将丈夫推到了田美那边去了,所以更注意不和丈夫发生摩擦不愉快。这样反而使张炜越发觉得不自在,往外跑得更频繁了。
田美从申大姐口里知道了张炜回来在大门外徘徊过几次的消息,心里一下子就安静不住了。王毅被打死了,她心里去掉了许久抹不了的阴影
 
,再不用担心那个魔鬼什么时候忽然会出现了,但是儿子还没有找回来,况且已经和文化局长有了那层分不开了的男女关系,中间还能插进
 
来初恋情人张炜的一处位置吗?田美真作难见了张炜如何对待。
在图书馆的房间里躺不住,田美梳洗打扮了一番,去公司那里去转。她一路上东张西望,一边应付着认识她的熟人关切她丧父情况的问候话
 
,一边注意观察街上有没有张炜是影子,她心里不正气,不能向别人打问张炜。
田美路上没有见到张炜,心里有些失落感,开了公司门,见宇林还老老实实在属于他自己的那个老板桌后边坐着一个人发呆,就没好气说:
 
“我说宇林先生呀,你这么规规矩矩坐着是要给中央政治局做辅导报告呀么还是有啥事?”
宇林一激灵站起来说:“你来了,我没事坐得太久了,正想事哩。”
田美笑道:“你是想着入洞房的美事了吧?好像老和尚入了定了。”
宇林也笑了说:“你说啥话里你?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都想着啥事哩。”
田美就问:“你在你家里南关村那边,听到我儿子有啥消息了没有?王毅死了都这么些日子了,那个老婆子能领着我儿子跑到哪里去?怎么
 
还不回来?”
宇林说:“都说前一次是王毅把他娘和你儿子飞儿在临县一个小区给租了房住呢,这一回我估计还是在那里放着。我向飞儿他伯他二大打听
 
,那两个东西不怕王毅再回来吓唬他们了,说得话可难听了。还骂哩,说是他老娘要是把那个狼崽子再带回家里来,连大门也都不让进呢。
 
田美心里更沉重了,就给宇林说:“你回去了继续多给我打听着点儿,有了一点点消息就赶快给我说,我不好多去人家家里问去。你也给你
 
娘说一声,要是见着了我飞儿,不管怎么样,也要给我抓住他,不要放他再跑了。”
宇林小心说:“你提到我娘了,我娘她这一向可变了,说是再也不干涉咱俩的婚事了,还问我们啥时候能办事呢。”
田美正心烦意乱着,就说:“也不看看是啥时候,谁能顾上说这话?”就又给宇林说:“你先回去吧,替我多操心着些。”
宇林就收拾了一下桌面说:“那行,我回去给你再去打听打听。”虽然很想和田美多呆一会说说话,可见田美有意支开他,只好提了自己那
 
个出去雇事时候经常带着装烟酒的黑色人造革皮包回家去了。
忽然,田美还没有从小皮包里掏出来往桌案上摆的手机叫起了来,她拿出来一看,是那个十分熟悉的号码,马上很激动地心跳着接了。
话筒里传出了他那个极负磁性的男中音:“怎么样了呀,心肝宝贝。我看见你进了你我的逍遥宫里了,好久不和我亲妹妹亲亲了,很想就和
 
你甜蜜甜蜜甜甜美美美一回,能答应吗?求你了!”
田美心快要从口里蹦出来了,嘴唇哆嗦着答不上话来。

上一篇:闲情逸致的翻看那两本装满老照片的影集 |下一篇:一丝忧郁几点轻愁淡淡的薄凉在红尘中飘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