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明升国际线上娱乐 >

不一会孩子们的窑洞里就又是欢歌笑语

2017-08-08 16:06

看见了孩子们的热闹高兴,江建国也受到感染,和站起来给他说话的青山和外甥李剑招呼:“我说咋回事?今天老远就听
 
到咱这院子里哗啦啦一片欢声笑语,原来是大哥领来了贵客。孩子们一直嫌我们院子里没有过客人,死气沉沉的,他们唱
 
歌也没有兴趣。现在好了,这么热闹。”
刘青山说:“老哥我正等你回来商量收拾咱这个庄子的事情呢。不然我和我外甥早就下去陪老娘遨舅家去了。”
张桔子插话说:“青山大哥说要修这一排窑洞了。”
江建国说:“你家的窑洞,咋修,你做主就是了。”
刘青山说:“这可是咱两家的事情,我不和你这个建筑专家商量找谁商量去?”又对李剑说:“你和弟妹们玩去吧,我和
 
你江叔说事情。”
小姐弟们又兴冲冲和李剑去了。。不一会孩子们的窑洞里就又是欢歌笑语
刘青山叫了江建国夫妻进了自己住的中窑。
张桔子已经把中窑的火炕烧得热乎乎的。刘青山按照当地人的风俗习惯,和江建国盘腿坐着了大炕的东西两头。张桔子担
 
着半拉屁股,坐在一进门口的炕沿上。
刘青山说:“大兄弟,我不许你再说什么我家的地方一类的话了。我只问你还愿意不愿意在这清水沟住下去?”
江建国说:“我一家在这里住了二十来年了,这里就是我和孩子的老家。我们永远不想离开这里。那怕外面是宫殿也不想
 
住出去!”
刘青山说:“这不就对了吗?有你这话,我们就可以商量修窑洞的事情了。我给桔子弟妹说了,这里一排满共是七只窑洞
 
,院子占地也不过一亩多,他村子里推了我家的二三亩地的老庄基地,咱在这沟底下占他三四亩地当庄基也没有啥说的。
 
我设想是老妈住了中间的这个窑,两边的六只窑洞就咱弟兄一家三只。习俗是长兄为上,我就住北边,兄弟你家就住了南
 
边。怎么样?”
江建国说:“我们住哪里都可以,就是窑洞所有权永远是你家的。我可以租住。”
刘青山生气了说:“我都说了,不说窑洞是谁的这样没有意思的话了。你再说,我真的犯病发火了!”江建国住了嘴。
刘青山说:“你要是愿意,咱七只窑洞一线起拾掇,我出四只的钱,你出三只的钱。动工以前,我就给你写个东西,说明
 
三只窑洞永远归你。咱现在先说说怎么拾掇。我想一次把门窗都换成人家陕北那样的木头格子的大样门窗软封严。”
江建国说:“那是当然的,要是用青砖把窑洞的崖面砌上去,窑洞里面再挂一层三合土用涂料粉刷一遍就更美观清亮了。
 
不一会孩子们的窑洞里就又是欢歌笑语
刘青山说:“就按照你想的办!你是内行人,先给咱搞个设计规划图,再把预算搞出来。最好再给一家盖一个小灶房,你
 
看看得多少钱?”
江建国说:“花不了多少钱,我估计总共过不了两万元。我在建筑队干了几十年了,也给许多人帮过忙,我说一声,帮忙
 
出力气的肯定少不了人。”
刘青山说:“那就由你老弟全权安排施工,我出力下苦行,技术上没门道。菜园子地里的活也要动弹了。最近就动工,争
 
取入冬以前完工。老娘冬天还要住呢。钱我带的足够用了,你家如果手头不宽松,我先都垫上。”
张桔子连忙说:“哪里能让大哥你连钱都垫了?一两万元我们还能拿得出来的。”
两个人只顾着说话,不知不觉天黑了,张桔子点着了栏槛上的蜡烛。
西边楸树岭上的半圆的月亮露出头来了,在院子里撒了一层有点灰黑的银霜色。窑顶的土崖上头,尖利的过川秋风拉着哨
 
音一遍遍掠过去,在原上边的村子、秋田和苹果园里慢慢消散。清水沟菜园子顶头的几尺高的矮土墙围着的破院子里黑夜
 
不寂静。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有名的两个大律师赶来宣读了经过公正的遗书